我一直有個遺憾,就是表姊車禍身亡那天,我經過她家門前,因一時懶惰。而沒有進去跟她打個招呼,沒有見到她最後一面,成了我心中的痛。她只長我一個月,卻遠比我成熟穩重,每當我傷心難過、鑽牛角尖時,她總適時安撫我,拉我一把。

  我對她的依賴,就如同藤蔓依附大樹,如今失去她,我只能無力的癱軟在地,無法向上攀爬接觸溫暖和煦的陽光。她離開後,我保留她所有的東西,包括照片、信件、手機號碼、MSN帳號。
 捨不得丟也不敢丟,總覺得刪除這些後,我和她之間就什麼也沒有了。我困在憂傷的圈圈裡,忽視周遭的關心,包括我老公。
 以前,下班後,我們總坐在我無聊!以後不說沙-發上看電視,閒聊一整天的點點滴滴;我聒噪多話,他則沈默傾聽。
 表姊過世後,我失去了說話的情緒,而拙於言詞的他更加沈默,整個家忽然安靜沈悶得令人難以忍受。
我急切的點入帳號,發出一連串詢問:「妳是誰?是表姊嗎?真的是妳嗎?妳現在在哪裡?過得好不好?我好想妳……」
  回應我的,是一片空白,難道是網路主機出錯?彷彿過了一世紀的漫長,MSN上才出現文字:「我現在很好,不要擔心我。」
 天啊!真的是她嗎?我害怕這只是一場騙局,因此提出許多問題,企圖測試她的真假。
 然而,是她,真的是她,沒有人像她那麼懂我,我的大樹回來了!
 與她MSN一段時間後,她告訴我,天國的網路有限定時間,並再三保證,明天同一時間,會再和我連線。我才依依不捨的關上電腦,然後下樓,對正在看電視的老公說:「肚子好餓,我們去竹圍吃消夜。」
 之後,每個晚上,我都在網上等她,深怕一旦錯過,我和她的聯繫又會從此斷線。老公沒有多問,他可能以為我沈迷某個網路遊戲。我也沒有告訴他,怕他以為老婆秀逗了。直到那一天,我和表姊聊到一半,正在等她回應時,覺得有點口渴,於是快步下樓想倒杯水。「你的公事還沒做完,在趕工喔!」「是,是啊!。」他總不知如何說謊。我上樓,對表姊訴說我的懷疑,是不是這陣子對他的忽略,他在尋找另一個慰藉?
 
我突然發現,我好怕他有外遇。
 
趁著他去洗澡時,我偷偷打開他的Note Book,想尋找一點蛛絲馬跡。他也在用MSN,我打開看看,唯一好友名單只有一個,就是我。
 我調出今天的通話紀錄,這……這不是表姊跟我聊天的內容嗎?昨天的、前天的統統都是,這帳號是表姊,這是怎麼回事?
難道這幾天和我MSN的人,不在遙遠的天國,是近在樓下的他?他怎麼有表姊的帳號密碼?
 
走出浴室的他,對上我質疑的眼神。
 
結結巴巴的說:「妳……妳發現了喔!這架Note Book,之前借過妳表姊一段時間,她的MSN設定自動登入,那天,我只是想測試一下無線上網,結果……我只是想安慰妳,好久沒見到妳開心的笑了。」
 
我激動得說不出話來,熱淚盈眶的奔入他的懷抱。原來,我一直在哀悼失去的愛,卻忽略了最愛我的人,就一直在身邊。

li10-11

        歡迎參觀潘潘的家,任何問題歡迎尋問;引用文章清楚註明,請勿截圖盜用文章;請尊重作者的撰寫,請多使用文章引用;有索取東西的朋友,麻煩回應讓我知道;喜歡潘朵拉的朋友,歡迎把小貼紙帶走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瑪嘉蕾特 的頭像
瑪嘉蕾特

夢想の出所,許願草〃Ti amo╭°

瑪嘉蕾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